中文版 | English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术
学术成果
本馆出版
学术成果  学术成果 | 本馆出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 > 学术成果
豪放粗犷的磁州窑文化 作者:马小青
发表时间:【2015/10/22 18:12:41】 浏览次数:2209次
    磁州窑是中国北方一个巨大的民窑体系,中国民窑的杰出代表,具有极为鲜明的民窑特色;它传播广泛,影响深远,蜚声中外,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占据重要地位。宋元时期,磁州窑为八大窑系之一,今天仍属全国十大陶瓷产区之列。
    磁州窑烧造历史悠久,自北朝创始,历经隋唐,宋金元时期繁荣鼎盛,经明清至今,绵延不断,历千年不衰,充分展现了扎根于民间、土生土长的磁州窑陶瓷艺术的强大生命力。古代磁州窑系分布范围广阔,西起宁夏灵武,东抵山东的淄博、枣庄一带,北至内蒙林东的辽上京临潢府内窑址,南到安徽的白土窑、江西的吉州窑,均属磁州窑系。还有福建的泉州磁灶窑、广西的西村窑、广东的南海官窑和四川的广元窑都受到磁州窑的影响,生产磁州窑风格的瓷器。磁州窑的中心窑场则位于邯郸市磁县、峰峰境内太行山东麓的漳河、滏阳河流域,目前已发现漳河流域的观台、冶子、观兵台、东艾口、申家庄、南莲花、荣花寨、白土、青碗窑、北贾璧;滏阳河流域的彭城、临水、富田、二里沟、河泉村、义井、靳范庄,共17处古窑址。(分布图)1996 年磁州窑遗址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磁县观台窑照片)
    磁州窑瓷器的基本特征是以当地“大青土”为原料制作器物的胎体,然后在白度不高的胎体上先施一层白化妆土,达到“粗瓷细作”的效果。同时在白化妆土上运用划花、刻花、剔花、印塑、绘画、彩釉等多种多样的技法来装饰瓷器。特别是磁州窑工匠将传统的中国绘画技法直接用于瓷画,创造了磁州窑的装饰精品——白地黑花,呈现出黑白对比、强烈反差的艺术效果。并以极为自由、潇洒、粗犷的画风来表现当时社会的民风、民俗,为百姓所喜闻乐见,从而形成了磁州窑独具民族特色的装饰语言和风格。
    磁州窑产品种类繁多,器物造型古朴、挺拔,装饰艺术生动、豪放,装饰技法丰富多彩,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迷人的艺术魅力。最具代表性的白地黑花装饰艺术的产生和发展,标志着我国瓷器由胎装饰向彩装饰过渡的逐步完成,开创了明清青花、五彩瓷发展的新纪元。
    一.磁州窑的历史变迁
    1.北方最早青瓷窑场的创立——北朝隋唐时期的磁州窑
    唐代李吉甫的《元和郡县志》记载:“隋开皇十年……置磁州,以县西九十里有磁山,出磁石,因取为名”可见这里制瓷历史久远,瓷土资源蕴藏丰富。
    磁州窑的烧造历史源于北朝,窑址调查表明,磁县的贾璧窑、峰峰的临水窑自北朝就开始生产瓷器,创立了北方最早的青瓷窑场,是磁州窑的开端。
    贾璧窑未见文献记载,近人著作中认为是北朝时期的青瓷窑址。1959年古陶瓷学家冯先铭先生前往贾璧村调查,定为隋代。贾璧窑青瓷产品有碗、钵、壶、罐、砚、高足盘等。青瓷胎色青灰,釉色呈青褐或青绿色,器型硕大,胎体厚重,器内有明显支烧痕。瓷质分粗、细两种:粗瓷胎色青灰,颗粒较粗,多有黑色斑点,釉呈青褐色;外壁施半釉,有流釉现象。细瓷胎色灰白,胎质细腻、瓷化良好,釉色青绿透明;器外壁亦施半釉,轮廓清晰,制作规矩。用木柴作燃料,烧成温度在1200℃左右。
    临水窑青瓷产品有:钵、碗、高足杯、矮足盘和高足盘。胎质细腻,釉色青黄。最突出的特点是,半数以上器物口部施用白化妆土,施化妆土部分釉色黄白。临水窑青瓷也用柴烧,烧成温度在ll70~1200℃之间。磁县北齐武平六年(公元576年)高润墓曾出土龙柄把鸡首壶(鸡首壶照片)、覆莲罐、烛台、青瓷罐、碗等青瓷,其中有两件口部施用白化妆土的青瓷碗,碗的型制、胎质、釉色均与临水窑出土的碗相同,应为临水窑产品,据此它的烧造年代可定到北齐时期。
    磁县境内大体同时期墓葬中还出土有早期青瓷,如磁县东魏尧赵氏墓出土的7件酱褐釉瓷器,东魏茹茹公主墓出土的青瓷豆、双耳瓶、细颈瓶、四系罐等,这些青瓷很可能与早期的磁州窑有关,日本学者上田恭辅先生虽首先提出了“磁州窑始于晋”的观点,但探寻更早的磁州窑窑场则有待于进一步的考古发现。
    唐代,中国瓷器生产呈现出“南青北白”的分布格局,北方以烧造白瓷为主。古陶瓷学家叶麟趾先生在他的《古今中外陶瓷汇编》中指出“磁州窑晋代已有出产,唐时曾有优良之品,至宋始著名”。1975年,临水窑出土了唐代白瓷钵和碗,碗为卷唇,有的为玉璧底,有的圈足外撇,器内有3~5个支钉痕。这些磁州窑白瓷的一个显著特点即施用白化妆土,是在较粗的灰白瓷胎上施一层细白的化妆土,再罩透明釉烧成,被称为“化妆白瓷”。白化妆土是一种高铝矾土,俗称“碱土”,含铁量很低,在0.14%~0.5%之间,且白度高,耐高温,不易熔融,与胎釉结合紧密,形成稳定的中间层。“化妆白瓷”的产生为宋金元时期磁州窑丰富多彩装饰技法的运用奠定了基础。唐代磁州窑除烧白瓷外,还和当时北方其它民窑一样兼烧黑瓷、青瓷和低温三彩等,品类多而不单一。
   2.窑火生辉、繁荣鼎盛——宋金元时期的磁州窑
   在磁州窑一千多年的烧造历史中,宋金元是它的繁荣期,金代达到鼎盛。《中国陶瓷史》指出:“磁州窑中观台窑最具代表性,其产品的品系、种类可以说集本系诸窑的大成”。磁县的观台窑位于太行山东麓,漳河右岸,为磁州窑中心窑场之一,它兴起于五代宋初,历宋、金、元三代,元末明初逐渐衰落。这里不仅蕴藏着丰富的磁土、燃料;而且地理位置优越,水源充足,运输方便,有着得天独厚的制瓷条件。建国后,观台窑遗址经过1958年、1960~1962年和1987年三次考古发掘。特别是第三次,1987年3~7月,北京大学考古学系、河北省文研所和邯郸市文保所联合对观台窑进行的考古发掘,历时四个月,共开探方、探沟12个,总面积480平方米,发现9座瓷窑和作坊、碾槽等重要遗迹,出土各种完整或可复原的瓷器2千多件,瓷片数十万片,开挖探方分布在5个地点,基本覆盖了观台窑各个时期的地层。此次发掘地层清楚,出土丰富,根据地层关系,出土纪年物及带年号铜钱,并与其他考古材料广泛排比,将观台窑遗存分为四期七段,基本廓清了观台窑在宋、金、元时期的发展脉络,为宋元磁州窑器物断代及进一步综合研究提供了科学依据。
   元末明初观台窑逐渐衰落,磁州窑制瓷中心开始转向滏阳河流域的彭城窑,经元、明、清,直到现代,窑火不断。 1999年7~9月邯郸市文研所对彭城的盐店、大庙坡遗址进行了首次考古发掘。(考古发掘现场照片)发掘面积220平方米,地层清楚,出土器物丰富。共发现3座窑炉、2座作坊、30万片瓷片。出土有绘画生动的白地黑绘龙凤大坛、鱼藻盆、带“仁和馆”等铭文的四系瓶、磁州天目器及大量黑白釉碗、盘、罐等生活日用品,为滏阳河流域彭城窑的分期提供了科学依据。今天,这里已经建立了“磁州窑盐店遗址博物馆”(盐店遗址博物馆照片),为海内外磁州窑爱好者提供个一个欣赏磁州窑艺术的文化殿堂。
   观台窑、彭城窑遗址的大量出土资料表明,从北宋开始,磁州窑在唐代“化装白瓷”的基础上,注重瓷器的装饰艺术,粗瓷细作,广泛运用划花、珍珠地划花、剔花、三彩、釉下彩绘等技法装饰瓷器,创烧了珍珠地划花、划花、篦划花、白剔花、黑剔花、白地黑花、白地绘划花、白地绿斑、白地酱斑和模印花等装饰品种。此外磁州窑还注重学习模仿其他窑系的瓷器品种,如仿定窑、仿钧窑、仿建窑等,逐渐形成了磁州窑典型的艺术风格和特色。特别是北宋末到金初,磁州窑工匠成功地将中国画技法直接应用于瓷器装饰绘画上,创烧出白地黑花釉下彩。金代,磁州窑在战乱中顽强地生存下来,并在宋代的基础上不断创烧新品种,突出艺术特色,丰富装饰技法,扩大生产规模,使磁州窑生产达到鼎盛。此时流行黑釉、绿釉、红绿彩、黄绿釉、素胎器等。装饰技法仍以划花、篦划花最多,白地黑花达到鼎盛,还有白剔花、黑剔花、黑剔花刻填、绿釉黑花、绿釉剔花、黑釉凸线纹、仿定刻花、模印花等装饰品种,模制器物和镂空技法也颇具特色。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金代红绿彩的大量烧造为以后元、明、清五彩瓷的发展打下了基础。元代,磁州窑装饰品种减少,以白地黑花为主流,此时白地黑花不但装饰内容丰富,而且工艺、技法极为纯熟,登峰造极。辽宁绥中沉船、磁县南开河沉船、朝鲜新安沉船、日本和元大都出土众多的白地黑花龙凤罐、鱼藻盆等器物表明,元代磁州窑瓷器已经作为商品远销海外,并开始为皇家官府烧造贡品。古陶瓷学家冯先铭先生曾指出,磁州窑白地黑花技法的成熟和发展,直接导致了元明青花瓷的产生和发展。
   3.南有景德、北有彭城——明清民国时期的磁州窑
   元末明初,随着漳河流域窑场的废弃,磁州窑烧造中心由观台转移到滏阳河流域的彭城镇。彭城窑位于鼓山西麓的滏口,始烧年代不晚于宋;明清以降,彭城制瓷规模不断扩大,日益繁荣,逐渐成为北方“瓷都”。明代碑刻记载“彭城陶冶之利甲天下”,民间有“千里彭城,日进斗金”以及“南有景德,北有彭城”的赞誉。
   彭城窑主要生产碗、盘、盆、缸等民用瓷,也曾为皇家官府烧造瓶、罐、坛等大型酒器。《大明会典》记载:“宣德间题准,光禄寺每年缸坛瓶共该五万一千八百五十只个。分派河南布政司,钧、磁二州,酒坛二百三十三只,十瓶坛八千五百二十六个,七瓶坛一万一千六百个,五瓶坛一万一千六百个六十个,酒瓶二千六十六个”,又载“明代在彭城镇设官窑四十余所,岁造瓷坛,堆积官坛厂,舟运入京,纳于光禄寺。明弘治十一年进贡于皇家之瓶、坛达一万一千九百三十六筒。”
   清末民国,磁州窑逐渐失去宋元时期典型的艺术风格,白地黑花为青花所取代,彭城窑开始生产青花、五彩等当时社会流行的瓷器品种。从光绪年间到20世纪20年代,彭城先后派出60多人到景德镇学习,受到景德镇青花瓷装饰艺术的影响。除大批生产缸、盆、碗、罐等日用青花瓷外,还生产了大量的青花艺术瓷。同时,磁州窑还受唐山窑五彩的影响,烧制出釉下五彩和釉上五彩,并将青花技法融入五彩之中,使磁州窑的装饰品种日趋丰富。(彭城民国瓷窑生产照片)
   20世纪上半叶,彭城一带虽然屡遭战争的破坏,但制瓷业从未断烧。(1931年日本学小山富士夫摄彭城窑照片)建国初,彭城镇还保留有馒头窑440余座,其中有180余家窑场仍坚持日常生产,成为北方制瓷中心,千年古窑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4.千年古窑、生生不息——建国后的磁州窑
   解放前夕,由于社会动荡,彭城的大部分窑场倒闭,制瓷业凋零破败,工人失业,流落街头,昔日繁荣的北方瓷都已衰落到奄奄一息的地步。1945年,彭城解放,晋冀鲁豫边区政府采取种种措施恢复陶瓷生产,拯救了濒临灭绝的彭城瓷业。
   1955年,彭城仿宋瓷正式生产,共计70余种。1957年彭城仿宋瓷参加原东德莱比锡国际博览会,在预展会上曾得到高度评价:“彭城磁厂仿宋黑花瓷那种流利挺拔的线条组成的黑花纹饰,与陈列着的华丽纤细的产品对比之下,更显出它的质朴可爱。”建国十周年之际,彭城瓷业还光荣承制了人民大会堂河北厅陈设瓷:绿釉黑花、反地刻划大水注、刻划花茶具等。
   此外,美术陶瓷又涌现新花——陶瓷壁画。1979年,邯郸美术陶瓷厂为首都国际机场承制了“科学的春天”、“狮子舞”两幅大型花釉刻划陶瓷壁画,这在全国还是首创。1981年袁运甫设计,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制作的大型壁画《山魂水魂》,被全国美协定为“国宝”, 并复制小样由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国家领导人黄华副委员长(磁州人)对磁州窑美术陶瓷的发展非常关心,建议将原美术瓷厂更名为“中国磁州窑艺术瓷厂”。
   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努力,邯郸陶瓷已开发出日用瓷、建筑瓷、工业瓷、卫生瓷、特种瓷、艺术瓷、旅游瓷等7大门类100多个品种,生产出骨质瓷、象牙瓷、华玉瓷、白玫瓷、环球瓷、白炻器瓷、青花瓷和花釉美术瓷等等。形成了具有现代磁州窑艺术风格的黄、白、青、黑四大系列。今天,邯郸陶瓷以其众多的品种、精美的质量和独特的艺术魅力闻名遐迩,蜚声海内外;产品畅销全国,并出口到亚、非、欧、美等65个国家和地区,成为全国十大陶瓷产区之一。(现代彭城瓷器生产照片)
   二.磁州窑的装饰艺术
磁州窑的艺术之美在于它丰富多彩的装饰技法和品种,磁州窑精品白地黑花,黑白对比强烈,质朴粗犷、大气豪放,具有超凡的艺术魅力。它的器物造型挺拔、豪放,绘画潇洒、流畅、大气,装饰内容生动、形象、亲切,极富情趣。装饰题材多为花鸟鱼虫、珍禽异兽、山水村野、诗词曲赋、人物故事、神仙志怪等,不一而足,可谓独具魅力,别具一格。磁州窑工匠以毛笔为工具,饱含激情,挥毫泼墨,创造出千古不朽的艺术佳作。
   1.装饰技法
    磁州窑装饰技法种类繁多,是它的最大特色,《中国陶瓷史》称磁州窑“其产品的品系、种类可以说集本系诸窑之大成”。日本学者蓑丰先生在《中国磁州窑系展览》图录导言中“根据装饰技法及釉色不同,磁州窑陶瓷分为19种”。1987年观台窑发掘后,进一步分为58种之多,它包括磁州窑的传统装饰技法、多种装饰技法混合使用和与釉色混合使用而形成的装饰品种及学自其他窑系的装饰技法。
   首先,化妆白瓷是磁州窑装饰艺术的基础,磁州窑工匠充分利用白化妆土层创造出珍珠地、划花、剔花、刻花、白地黑花等主要装饰品种。具体装饰品种和技法根据所用工具和使用方法的不同分为3类:
   第一类是用尖状竹、木工具在瓷胎上进行划、刻、剔、填等装饰,创造出划花、珍珠地划花、篦划花、剔花、剔刻填黑等装饰技法和品种。
白地珍珠地划花:借鉴于金银器的錾花技艺,在瓷胎上以花卉、动物、人物和文字为主体纹饰,其空白处戳印似珍珠的小圆点填补。
白地划花、篦划花:划花是在白化妆土未干的瓷胎上,迅速用尖状竹、木工具划出花纹,罩以透明釉烧成。宋代中晚期出现篦划花技法,先在未干的瓷胎上划出主题花纹,再用梳篦状工具补划空白处,起到突出主题花纹的作用。
   白地剔花:在稍干的瓷胎上,施一层白化妆土,趁其未干,迅速划出花纹,再以竹、木制扁铲状工具,将花纹以外的化妆土剔掉,然后施透明釉烧成。这种剔花装饰层次分明,起到明暗对比、粗细对比和突出主题花纹的作用,有浮雕的艺术效果。
   白地黑剔花:待施白化妆土瓷胎半干后,再满施或仅在需装饰的部位蘸黑色料浆,迅速划出主题花纹,枝叶、花蕊部位用尖状和篦形工具划出叶脉和筋骨,然后剔掉花纹以外的黑色料层,但必须剔得恰到白化妆土为止,施透明釉入窑烧成。另一种是反向剔除花纹内的黑色釉料,则成为黑地剔白花效果。白地黑剔装饰,黑白对比强烈,花纹更突出,黑白相映,浮雕感极强。
   白地剔划填黑:在白化妆土的瓷胎上划出主题花纹,剔掉主题花纹以外的白化妆土,而填以黑色料,施釉后烧成。这种剔划填黑技法使白花黑地对比更加强烈。
白地刻剔填白:也称“嵌瓷”,它是在器坯未干前先刻好花纹,刻的深度适当,并将所刻花纹在胎体上剔出凹槽,然后用白色釉料将纹饰的凹槽填平,施釉烧成。
黑釉剔花:在施过黑釉浆的瓷胎上划出纹饰,再剔掉纹饰以外或以内的黑釉,露出胎体,入窑烧成。
   第二类是用毛笔蘸“斑花石”(一种贫铁矿)颜料,在瓷胎的白化妆土上进行绘画、书法装饰。形成白地黑花、白地黑绘划花、红绿彩等装饰技法和品种。
白地黑花:在白化妆土的胎体上,以毛笔为工具,蘸“斑花石”颜料绘出各种纹饰,罩以透明釉料,入窑高温烧成。白地黑花装饰要求画工必须具备熟练的技巧,以较快的速度,一气呵成,充分表现出磁州窑简练、豪放、潇洒的艺术风格。
   白地黑绘划花:先用黑彩绘出花纹,再用尖状和篦形工具划出枝、蔓、叶和花蕊等部位外轮廓和细部筋脉,必须划破黑色釉面,露出白色化妆土的底色,最后罩透明釉入窑高温烧成。绘、划花技法起到 “画龙点睛”的效果,使图案黑白分明、生动形象、立体感强。
    红绿彩:用红、绿、黄等彩料在化妆白瓷的釉上绘画,二次入窑低温烧、烤而成。红绿彩的特点是艳丽悦目,艳而不俗,丽而不燥。邯郸市博物馆的《中国磁州窑瓷器陈列》(磁州窑陈列照片)中展出有释迦牟尼坐佛和文殊、普贤菩萨红绿彩瓷像,其中释迦牟尼坐佛通高61.5厘米,是国内外现存最大的红绿彩瓷器(红绿彩照片)。
第三类是运用丰富多彩的釉色,并结合其它技法进行装饰。生产出黑釉油滴、黑釉兔毫、黑釉玳瑁、绿釉划花、绿釉剔花、绿釉黑剔花、绿釉黑绘花、三彩、仿钧窑、翠兰釉等装饰技法和品种。
   黑釉油滴:磁州窑黑釉能烧出各种窑变釉、结晶釉,油滴是在高温中形成的结晶釉,釉面密布银灰色和褐色小圆点,形似油滴。这是磁州窑仿福建建窑的装饰品种。另有黑釉兔毫、黑釉玳瑁等品种。
   关于兔毫釉的记载,赵佶《大观茶录》:“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上”;蔡襄《茶录》试茶诗:“兔毫紫版新,蟹眼清泉煮”。观台窑油滴、兔毫、玳瑁产生的时代正好是宋辽和宋金交战之际,南北交通受阻,观台趁机仿制了深受人们喜爱的建窑兔毫盏。同时,磁州窑的油滴、兔毫、玳瑁釉有自己的特点,有的专家称其为“磁州天目”。
绿釉瓷:是以铅为助熔剂的氧化铜釉,先素烧半成品,然后低温二次烧成。釉色可分为深绿、浅绿和翠绿。绿釉还可与多种技法结合产生绿釉划花、绿釉剔花、绿釉黑剔花、绿釉黑绘花、绿釉黑绘划花和绿釉飞刀纹等众多的装饰品种。
   三彩釉瓷:属低温铅釉,有黄、绿、褐等釉色组成。器坯成型后大部分经素烧,根据不同部分施黄、绿、褐等釉,二次入窑低温烧成。
仿钧窑瓷:据考古调查,漳河、滏阳河流域有12处磁州窑窑址发现仿钧瓷片,其中青碗窑、荣华寨窑和河泉村窑以烧仿钧瓷为主,河泉村和青碗窑的仿钧瓷数量多、质量好,河泉村还发现了“挂红”的残片。仿钧瓷釉色有天青、天蓝、米黄、青黄、青绿等。
   翠兰釉瓷:翠蓝釉,又称翡翠釉、孔雀蓝,它是将烧成的白地黑花瓷加罩翠蓝釉料浆二次入窑低温烧成的。观台窑元代出土有瓶、罐的器形,据目前出土器物看,磁州窑的翠蓝釉产生于元代,明代继续烧造。
   仿定窑瓷:仿定白瓷的胎白、器薄、质坚。胎土淘洗精细,胎体最薄的为1.8~2毫米。釉色分为正白、月白、青白和淡乳白。仿定白瓷虽比正宗定窑白瓷略逊一色,但比磁州窑化妆白瓷要精、细、薄、白。仿定窑瓷还有仿黑定、仿黑定剔花、仿紫定、仿绿定等等。
   宋元时期磁州窑装饰品种不仅包括它的固有品种,也包括各窑口之间相互学习、仿烧的新品种,如仿烧钧窑、建窑和定窑的产品。著名考古学家宿白教授在1987年观台窑发掘结束时题词曰:“磁州窑有北定薄白,有南建乌漆,故漳滨特色,不仅白地黑章也”。
   2.绘画、诗文和书法装饰艺术
   白地黑花是磁州窑最具代表性的装饰品种,装饰内容包括诗文、绘画和书法等方面,它的产生和发展有着深刻的社会历史背景。
    宋代统治虽长期以来“积贫积弱”,但文化艺术成就却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座高峰,特别是诗词、书法、绘画艺术空前繁荣。统治者极力倡导并身体力行,文学艺术家辈出,甚至普通百姓的文化素养也得到不同程度的提高。究其原因,首先,宋代几位皇帝都喜欢书、画,徽宗尤甚,还自创“瘦金体”。当时苏、黄、米、蔡并称四大书法家 ,继唐人“尚法”书风后,开创了“尚意”书风。其次,宋代是我国绘画艺术的成熟期,涌现出一大批像马远、米芾、苏东坡、李成、范宽、夏硅、崔白、李嵩、张择端这样卓有成就的书画家,郑振铎同志曾经指出:“论述中国绘画史必须以宋代这个光荣的时代为中心”。特别是,宋初科举以诗文书画取士,著名画家纷纷归于朝庭画院,画家亦可通过绘画考试作官进入仕途,客观上促成了宋代社会浓厚的文化氛围和研习书画之风。再次,宋、金、元时期的“市井文化” 兴盛,勾栏瓦舍的说书讲唱、杂技曲艺、马戏熊戏等文化娱乐活动丰富多彩,出现了有一定文化水平的民间艺人,极大地丰富了社会文化市场。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磁州窑工匠们吸收传统水墨画、线描、白描和书法的技法,在瓷器上挥毫泼墨,尽情地抒发胸中的诗情画意,创造出具有水墨画神韵的瓷画艺术——白地黑花,并得到市场的承认,形成了磁州窑特色产品。 
    磁州窑的绘画装饰艺术以白地黑花为主,白地黑花的绘画题材、内容多种多样,有花鸟、动物、婴戏、山水、诗词曲赋、人物故事,不一而足。具有代表性的有:
杂技、马戏、熊戏类:
    金代的白地黑花马戏图八角形枕,故宫博物院藏。枕面绘画一匹飞奔的鞍马,鞍上倒立一人,他双手紧紧握住鞍子,头顶鞍的中部,双腿在空中前后摆动。磁州窑工匠成功地记录下马戏演员完成高难动作时惊心动魄的一刹那。
    婴戏类:
    邢台市曹演庄金墓出土的白地黑花童子钓鱼豆形枕(照片),枕面以极其简练、潇洒的笔法绘画出童子钓鱼的情景。童子身着长衫,留着“刘海”,立于河岸边,持杆钓鱼。水面极为平静,前一条小鱼正欲咬饵,另外二条小鱼也嬉游争抢,泛起粼粼涟漪。童子看着小鱼将要上钓,又惊又喜,正聚精会神地准备提杆。岸边点缀三株小草,水面开阔,天空晴朗,天水苍茫一色。磁州窑工匠对乡间儿童活动十分熟悉,顺手捻来,将儿童钓鱼时最动人的一瞬间描绘下来,廖廖数笔,神形兼备,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给人以无限的回味和想像,实为磁州窑绘画艺术的典型代表。
    磁县出土的金代白地黑花童子放风筝八角形枕(照片),枕面绘一童子上身赤膊带小肚兜,下身穿长裤,右手持线轮,大步前跑,边跑边回头看小风筝徐徐升空。画面生动简洁,描绘出乡村儿童的无穷乐趣。
    这类婴戏题材的内容还有童子牧鸭、打陀螺、戏鸟、捉蝗虫、捕蝴蝶、打盹儿、写字等等,绘画均极为简练、娴熟,且形神兼备,栩栩如生,富于浓郁的乡土生活气息。
    山水人物类:
    磁州窑的山水人物画最接近中国传统水墨画的神韵,画山水,画人文,甚至画人情哲理,蕴含着东方文化的理念,陈万里先生在《陶枕》一书中评价磁州窑山水画时说:“在艺术上蔚为一代大观,永远放射着光辉”。
    元代的白地黑花“三山半落”长方枕,广州南越王墓博物馆藏。枕面绘二人呼唤河对岸摆渡的艄公,艄公正奋力划过来。两岸的山崖丛林中隐约有竹篱茅舍人家,画面远处彩云间隐现三座山峰,画意为唐代李白诗“三山半落青天外,一水中分白鹭洲”的意境。远处高山白云,近处青水小舟,好一幅远避尘嚣的世外桃源。
这类山水人物画或为渡头小舟,或为河岸垂钓,或为小桥流水,或为溪边琴声,或为深山藏古寺,或为竹篱茅舍人家等等,幽静而充满生机的山林曾寄托着多少人生隐逸的情怀和向往。
    历史故事类:
    磁州窑的绘画中历史故事最多,如“三请诸葛”、“火烧博望坡”、“单鞭夺槊”、“唐僧取经”、“李逵负荆”等,其时代多为元代,这与元杂剧流行关系密切。另外还有廿四孝故事、佛道仙故事等等。
    元代的白地黑花“单鞭夺槊”长方枕(照片),峰峰矿区文保所藏。枕面绘画三骑,正中一人骑黑马,左手抓住对面刺到身旁的槊,右手高举单鞭向左边骑白马者打下来;左上角树丛中一人驻马回首观看,有惊恐之状。画面反映的是初唐尉迟敬德“单鞭夺槊”救秦王的故事。
    元代的白地黑花“僧稠降虎”长方枕,峰峰矿区文保所藏。枕面绘画一手持禅杖的僧人,正向左右两只猛虎说法,两虎中一只低头,一只侧耳,似在看着僧人手示,聆听僧人讲说。这件枕所绘内容为“僧稠降虎”,讲的是“策杖漳滏”的北齐高僧稠禅师,以禅杖解开相斗咬的两只猛虎,并向它们讲说佛经,从此二虎不再伤人,并跟随僧稠左右。
    元代的白地黑花“相如题桥”长方枕(照片),磁县文保所藏。枕面绘画山水人物,远处云端有三座山峰,近处有一木桥,桥头柱顶横额上有一“桥”字,桥柱前一人挥笔正在柱上题字,旁边有书童捧砚侍奉,身后树丛中,隐约可见一辆马车。画面描写的是汉司马相如离家前“题升仙桥”的故事,恃才傲物的司马相如应诏赴长安,于城北十里的“升仙桥”桥头柱上题字曰:“不乘赤车驷马,不过汝下也”。即不作高官不过此桥,不回家。后来“相如题桥 ”成为好男儿离家明志的典故,元代关汉卿曾作《升仙桥相如题桥》杂剧。
    磁州窑的诗文、书法装饰艺术异彩纷呈,白地黑花瓷器上的诗文书法装饰中,真、草、隶、篆、行诸体都可见到,文体上从单字到联句,从民谣俚曲到诗、词、曲、赋,以及格言、吉语,甚至符咒应有尽有,蔚为大观。有名家名作,也有普通百姓的打油诗。
    联句:
    金代的白地黑花书《论语》豆形枕,广州南越王墓博物馆藏。枕面行书《论语》中的二句:“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内容在磁州窑文字装饰中仅此一例。
    金代的白地黑花文字如意头形枕,磁县文保所藏。枕面行楷书:“一架青黄瓜,满园白黑豆。”描绘了一幅田园丰收的小景。字体刚健有力、潇洒流畅。
    诗:
    宋代的白地划花书五言诗叶形枕,广州南越王墓博物馆藏。枕面开光内划书行楷五言诗四行:“在外与人和,人生得几何,长修君子行,自由是非多。”     
    金代的白地黑花七言诗八角形枕,钜鹿古城出土。枕面书行楷七言诗四行:“欲向名园倒此瓶,主人嫌客户长闭。何如柳下眠芳草,报谷啼壶唤不醒”。
    金代的白地黑花书“离家”五言诗长方枕,峰峰矿区文保所藏。枕面行楷书五言诗六行:“常忆离家日,双亲拂背言,遇桥须下马,有路莫行船。未晚先寻宿,鸡鸣再看天,古来冤枉者,尽在路途边”。这首民间俗体诗讲述了父母叮嘱远行的游子,外出应注意安全,舐犊之情油然而生。
词:
    金代的白地黑花苏轼《如梦令》词八角形枕(照片),磁县文保所藏。枕面书行楷《如梦令》七行:“如梦令,为向东波(坡)传语,人在玉堂深处,别后谁来,雪压小桥无路,归去,归去,江(上)一犁春雨。” 这首词以地写人,体现了苏轼虽由黄州回朝,身在“玉堂”(唐代翰林院的美称)深处,心却对躬耕于“东坡”的恬静生活充满温馨怀念及遥想故地、意欲归去的急迫心情。
    元曲:
    宋元时期各大窑口中,磁州窑的器物,尤其是瓷枕上书写元曲的数量最多。目前已发现的元曲曲牌有“山坡里羊”、“朝天子”、“红绣鞋”、“喜春来”、“落梅风”、“石庆东原”、“醉中天”、“人月园”、“小桃红”、“庆宣和”等。元曲是唐诗、宋词之后,我国文学史上一种新的文学形式,语言直白、通俗,以口语为特点,符合中下层民众的爱好和情趣;而磁州窑正是顺应这一社会潮流,大量在产品上书写元曲小令,以满足社会需要,扩大产品销路。
    元代的白地黑花书《落梅风》曲长方枕,磁县文保所藏。枕面楷书六行:“愁如醉,闷似痴,闷和愁养成春睡。珠帘任谁休卷起,怕莺花笑人憔悴。落梅风。”这方枕的字体工整、刚劲,是磁州窑所见文字书写中最工整的,曲文内容属“闺怨”题材。
    元代的白地黑花书《朝天子》曲长方枕(照片),峰峰矿区文保所藏。枕面内行楷八行:“左难右难,枉把功名干,烟波名利不如闲。到大来无忧患,积玉堆金,无边无岸。限来时,悔后晚,病患过关,谁救得贪心汉。朝天子。”宣扬了一种消极避世的思想观念。
    元代的白地黑花书《石庆东原》曲方枕,磁县文保所藏。枕面内行楷七行:“终归了汉,始灭了秦,子房公到底高如韩信。初年间进身,中年时事君,到老来全身。为甚不争名,曾共高人论。石庆东原。”表达出元代知识分子功成身退、趋利避害的人生哲学,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元代的社会现实。
   元代的白地黑花《山坡里羊》曲长方枕,磁县文保所藏。枕面行楷书八行:“风波实怕,唇舌休卦(挂),鹤长鹤(凫)短天生下。劝鱼(渔)家,共樵家,从今莫说贤鱼(愚)话。得道助多失道寡,渔(愚),也在他;贤,也在他。山坡里羊。” 此曲是元人陈草庵“叹世”之作。告诫世人不要以口舌招惹是非,统治者的成败功过,当由历史评判,用不着评论其贤愚。表现出作者对元蒙黑暗统治极为不满、又无可奈何的心情。这方枕的前墙和后墙均有诗文。
民谣俚曲:
    元代的白地黑花书“渔樵”民谣长方枕,邯郸市博物馆藏。枕面内行楷书十一行:“渔得鱼渔兴 ,得鱼满笼收轮竿,樵得樵,樵心喜,得樵盈担斤斧已。樵夫渔父两悠悠,相见溪边山岸头,绿杨影里说闲话,闲话相投不知罢,渔忘渔,樵忘樵,绿杨影里空惆(踌)  (躇)。画工画得渔樵似,难画渔樵腹中事。话终所以是如何?请君识问苏东坡。”这首民谣描绘了两个樵夫渔父隐居山林,远离闹市,不与统治者合作,正在纵横笑谈论古今的情景。
    磁州窑五彩斑斓的装饰艺术,向世人昭示了古代劳动人民勤劳、智慧和伟大的创造力。今天,我们看到这一件件白地黑花瓷器,如同欣赏着一幅幅历经千年、保存完好的宋元时期民间绘画、书法艺术佳作,又像一颗颗明珠熠熠光辉,为中国陶瓷史增添了绚丽多彩的诗篇。
    三.磁州窑的文献史料记载
    磁州窑是民窑,古代文献很少记载,虽然宋、金、元为磁州窑的繁荣期,但宋、元文献对其只字未提,直到明初有关“磁州窑”的记载才首次见诸文献。明洪武年间的曹昭在《格古要论》下卷•古窑器论•古磁器中记载:“古磁器,出河南彰德府磁州,好者与定器相似,但无泪痕,亦有划花,绣花,素者价高于定器,新者不足论。”此后一些文献逐渐开始记载磁州窑,明人谢肇浙的《五杂俎》云“今俗语窑器谓之磁器者,盖河南磁州窑最多,故相沿名之……”。清代朱琰的《陶说》中记载:“磁州窑,在河南彰德府磁州,《格古要论》曰:好者与定器相似,但无泪痕,亦有划花、绣花,素者价高于定,新者不足论!”清人兰浦撰《景德镇陶录》记载:“始磁州者,属河南彰德府,今属直隶广平府,称磁器者盖此。又本磁石制泥为胚陶成,所以名也。器之佳者与定相似,但无泪痕,亦有划花、绣花,其素者价高于定,在宋代固著,今人讹以陶窑瓷器,概呼为磁器,不知另有是种窑”。上述对磁州窑的认识不确切,而且较为混乱。到清末,人们对磁州窑的认识开始接近实际。清人许之衡的《饮流斋说瓷 》说窑第二中记载:“磁窑,出磁州,宋时所建。……器有白釉,有黑釉,有白釉黑花不等,大率仿定居多,但无泪痕,亦有划花凸花者,白釉者俨同牛乳色,黑釉中多有铁锈花,黑花之色与贴残之膏药无异”。
    明清文献对磁州窑评价颇不公允,有的过于简单,有的望文生义。而地方志和碑刻则较为客观地反映了磁州窑的基本情况。
    明《嘉靖彰德府志•地理志•磁州》记载:“彭城,在滏源里,居民善陶罐、罂之属 ,或绘以五彩,浮于滏,达于卫,售于他郡……”。同上卷《建置志•第二•磁州》云:“彭城厂,在滏源里,官窑四十余所,岁造磁坛纳于光禄寺。”清《磁州志 》记载:“ 磁器出彭城镇,置窑烧造,有瓮、碗、炉、瓶诸种。黄、绿、翠、白、黑诸色。”“彭城滏源里居民,善陶罐、罂之属,舟车络绎,售于他郡。”《增修磁县县志》记载:“瓷器,产于县境之西彭城镇,由宋及今,相沿以久,窑场麇集,瓷店森列,所占面积纵横二十余平方里。四郊则矿井相望,废物堆积如山,市中则烟云蔽空,沙尘飞扬扑面,而运送原料、瓷器、煤炭以及客商装货人畜车辆,此往彼来,尤有肩毂相摩,街阗巷溢之概。诚吾县唯一之工业重镇也”。
    明代赐进士第文林郎彰德府推官川西张应登撰、武安知县新城于承庆篆额立石的《游滏水鼓山记》碑立于响堂山上。碑文记述了游鼓山、滏水和南响堂寺经过,并对彭城窑作了考察,刻石曰:“……彭城陶冶之利甲天下,由滏可达于京师。而居人万家,皆败瓮为墙壁,异哉!晨起,视陶陶之家,各为一厂,精粗小大,不同锻冶。入室,睹为缸者,用双轮,一轮坐泥其上,一轮别一人牵转,以便彼轮之作者,作者圆融快便入化矣。为碗者止一轮,自拨转之,而作亦如是。口(问)之,似此作者,曰千人而多;似此厂者,曰千所而少。岁输御用者若干器,不其甲天下哉?……”。
    近现代文献对彭城制瓷业记载更为客观、准确。据民国二十年《北京地质研究所调查报告》记载:“窑场麇集于彭城之四周,窑顶林立,场屋相连,所占地面积纵横约二十余方里。中间市廛连亘,磁店林立,每日送瓷运料之人力车首尾衔接,鱼贯穿插,市无隙地。窑场之中,则轴声辘辘,坯器杂列,各部工人尤觉寂静而匆忙。窑场之外,残瓦碎砾(炉渣)堆集如山,常高出地面二十公尺以上,弃缸废笼,壁砌巷排,路之为隘。四郊则矿井相望,运料之人力车及驮载燃料、瓷釉之牲畜,络绎于途。彭城纸坊间为成品出境之咽喉,客商往返,尤觉车马凡置,故一至其地者,即得见尘沙飞扬,煤烟蔽空,而知为一旧式工业之中心也”。著名古陶瓷专家叶麟趾先生著《古今中外陶瓷汇编》云:磁州窑“……釉有白、黑、淡黄等色,黑釉或呈铁砂色,其中多有铁锈花,此外,有白地黑花者,尤属特品,又有黑地白花,黄地黑花者,尚有红、绿、黄三种彩色者。……磁州窑之特征,在于白釉甚薄而最滑,胎质佳者,白而细密,釉亦有纯白如牛乳者,有开片与不开片两种……,亦有印花或划花者,墨彩花样较多,皆在釉下,亦挂白土而施釉,或利用白土层,而为雕刻,是特色也”。这是明清以来的文献中对磁州窑较为实际、准确的一次记载,它指出了磁州窑的多种釉色和多种装饰工艺,如:“白地黑花者,尤属精品”以及白化妆土、剔花、划花、红绿彩、三彩等等。
    1918年,钜鹿人天旱掘井,发现宋代古城,出土了大量磁州窑瓷器,引起世人的极大关注。1920年天津博物院对此进行了调查;1921年北平历史博物馆在古城三明寺遗址进行考古发掘;1923年天津博物院刊印《钜鹿宋器丛录》第一编:“瓷器题字”;1927年10月《国立历史博物馆丛刊》第一年第一期有《钜鹿宋代故城发掘略记》。1931~1933年多期《河北第一博物院半月刊》上刊发研究钜鹿出土文物的文章 ,形成第一次磁州窑的研究高潮。
    四. 国际上的“磁州窑研究热”
    磁州窑文化是一门国际性研究课题,具有广泛的国际影响。20世纪初,钜鹿宋城发现磁州窑器以来,国内外“磁州窑研究热”不断升温,经久不衰,磁州窑研究硕果累累。英国人赫伯逊首先提出,从钜鹿出土的这种在白色透明釉下上了化妆土的瓷器就是中国古代文献中提到的“磁器”,并进一步提出了“磁州窑型”这一概念,发现宋元时期中国有一大群窑场生产磁州窑风格的瓷器。目前,世界上各大著名的博物馆都收藏有磁州窑器物,英、美、日、加、韩等许多国家的专家、学者专门研究磁州窑文化,特别是日本人民非常喜欢磁州窑瓷器,涌现出小山忍、小山富士夫、长谷部乐尔、蓑丰等一批磁州窑研究专家。其中长谷部乐尔还出版了《磁州窑》专著。日本学者佐藤雅彦在他的《论磁州窑》一文中说:“在中国陶瓷中,磁州窑陶瓷也许是日本人最喜爱的。这是由于中国的磁州窑制品充满着一种珍罕的古拙气息,其制作与装饰因粗放而具有一种令人容易亲近的质感”。
    1981年,日、英、美、加四国在美国的印第安那州联合举办磁州窑专题展览,并举行“磁州窑国际研讨会”,出版了展览图录和《国际磁州窑研讨会论文集》。这次活动由日本人蓑丰博士策划,在国际上又一次掀起 “磁州窑研究热”。
    在中国,1985年由邯郸市陶瓷公司牵头成立了“磁州窑研究会”,并分别于1985年和1988年两次召开“磁州窑国际学术研讨会”,出版了论文集。
    2002年10月1日,正值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年之际,《白与黑的竞演——磁州窑瓷器特别展》在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举行,展览由大阪市立美术馆和日本经济新闻社主办,河北省文物局和邯郸市市文物局协办,历时68天,清晰地展示了磁州窑千余年的发展脉络。展览期间还召开了“磁州窑学术研讨会”。应日方邀请,经国家文化部和国家文物局批准,邯郸市选送百余件文物标本,列专厅展出,并派出文化交流代表团出席开幕式,参加展出和学术交流活动。这次展览还是由大阪市立美术馆馆长蓑丰博士发起的,通过磁州窑展览,不仅在国际上宣传了磁州窑,也提高了邯郸的知名度;同时再一次形成世界“磁州窑研究热”。蓑丰博士是一位国际知名的磁州窑研究专家和美术史学者,对邯郸历史和磁州窑文化有着30余年的系统研究,尤其是在世界上对磁州窑的研究和宣传作出了很大贡献。鉴于此,2003年邯郸市人大授予蓑丰博士“邯郸市荣誉市民”称号。
    抚今追昔,千年古窑——磁州窑历经沧海桑田;粗犷豪放的磁州窑文化,在灿烂辉煌的中华文明史上浓抹重彩,描绘了绚丽夺目的历史画卷。
磁州窑,悠久的历史,辉煌的文化,美仑美奂的古老陶艺深深扎根于家乡广袤的土地,凝聚着强大生命力。太行山脉,滏水漳河,母亲甘甜的乳汁哺育了她,她是家乡人民的骄傲和自豪。
    磁州窑,中华名窑,她与民族精粹——瓷器的发展同辉,为祖国瓷业的繁荣和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北朝时期首创北方青瓷窑场;隋唐服务大众,为普通民窑;宋金元达到历史巅峰;明清民国,规模宏大,称北方“瓷都”,堪与景德镇比肩;建国后再度复兴,为我国十大瓷区之一,掀开历史新篇章。
(原载《中国成语典故之乡——邯郸》第五辑)
上一条:元代蒙古酎温台家族史事考 朱建路
 
关闭窗口】 ↑回到顶部 
 
返回顶部 | 博物馆简介 | 最新动态 | 下载中心 | 留言中心
Copyright © www.hdmuseum.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0021346号  
地址:河北省邯郸市中华北大街45号  电话:0310-3013177
邮编:056002   技术支持:晨光网络  您是第 1279305 位访客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0860号


扫描微信二维码,关注我们。获得最新的展览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