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术
学术成果
本馆出版
学术成果  学术成果 | 本馆出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 > 学术成果
战国赵王陵二号陵出土文物述论 作者:刘天英 陈斌
发表时间:【2015/10/22 18:38:00】 浏览次数:2403次
    战国时期赵王陵墓群[1]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邯郸市西北紫山东麓的丘陵地带,背靠太行紫山,环以沁河、滏水,山环水抱,风水福地。陵区占地近30平方公里。现有5座高大的陵台,呈西南东北方向分布排列在起自邯郸县周窑村至永年县温窑村,蜿蜒数十里,气势恢宏壮观。这五座王陵自成体系,均筑有高大的陵台,以自然山丘为基,周围夯筑土坝,内填土石而成,陵台东面筑有神道,自西向东斜坡而下,是目前国内已知单体规模最大的战国王陵体系,历史文化内涵十分丰富。它是一座中华文化的地下宝藏,是研究战国历史和赵文化的第一手资料。1997年10月18日,赵王陵2号陵被盗,大批珍贵文物被贩运出境,此案震惊了全国。经过公安干警的缜密侦察,万里追踪,于次年将贩卖到国外的文物完璧归赵。此次被盗出土的文物主要有三匹青铜马、一件透雕夔龙纹金牌饰、一件青铜铺首和200余片葬玉,这批珍贵的文物现已移交到邯郸市博物馆,并在《赵文化》展览中陈列展出。尘封两千多年的赵王遗物在人们的翘首期盼中撩开了一缕神秘的面纱,带着两千多年的风雨沧桑,带着"胡服骑射"的改革精神,绽放出了昔日的光华。
   战国中期,赵国的周边局势日益严峻,陷入敌对势力包围的四战之地。公元前307年,为摆脱四面受敌的不利局面,实现国富民强的夙愿,赵武灵王决定实行“胡服骑射”的改革。改革前,他曾多次到北部边防考察胡人情况,为改革作了精心的准备。为使改革顺利进行,他在大臣楼缓、肥义等人的支持下,说服了公子成、赵文、赵造等守旧贵族势力的阻挠,成功颁布了“胡服令”。他让士兵脱去长袍广袖的汉装,改穿简便合体的胡服,练习骑射技能。随后招募善于骑马射箭者,建立了一支骁勇善战的骑兵部队,赵军作战效率也因此大大增强。自此,赵国依靠机动灵活的骑兵部队,配合车兵和步兵,组成强大的军事力量,向周边进行扩张战争,相继击败了楼烦、林胡等北方游牧势力,并多次攻伐中山国,最终于前296年彻底消灭了这个强大的腹心之患。从此赵国拓边到北至燕、代,西至云中、九原,疆域达到空前辽阔的鼎盛时期,从而成为“战国七雄”之一。胡服骑射改革不仅开创了中国古代骑战时代的先河,而且还对古代军服和后世服饰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赵国的北方地区畜牧业发达,尤其盛产良马。畜牧区的居民成为赵国骑兵稳定的兵源,所产良马保证了骑兵所需,使赵武灵王进行的“胡服骑射”改革顺利实现。
   《史记·赵世家》记载:“赵氏之先,与秦共祖。至中衍,为帝大戊御。”“造父幸于周缪王……,缪王使造父御,西巡守,见西王母,乐之忘归。而徐偃王反。缪王日驰千里马,攻徐偃王,大破之,乃赐造父以赵城,由此为赵氏。”“自造父已下六世至奄父,曰公仲,周宣王时伐戎,为御,及千畝战,奄父脱宣王。”赵氏先祖中衍、造父、奄父等世代以驾车为业,与马结下不解之缘。
   赵王陵2号陵被盗窃出土的三匹青铜蒙古马,一匹是昂首青铜行马,作仰首行走状(见图一),高18厘米,长24.5厘米,腹围17厘米,重约1470克;另一匹青铜马,作低首伫立状,高15厘米,长22.5厘米,腹围18.2厘米,重约1605克;第三匹青铜马,作低头糜食状,高15厘米,长23.5厘米,腹围18.3厘米,重约1375克。三匹马的尾巴打结,肌腱隆突,四腿发达。背部丰满,臀部强健,马颈有力,雄性生殖器造型明显,为成年战马的造型。它们均采用多视角立体构图的圆雕手法铸造而成,以一条和谐明快的曲线勾勒出马的头、背、臀、尾的整体轮廓,头部颌骨突出,颌角分明清晰,眼神凝重深邃,鬃毛与马尾线条流畅,连马掌部位都刻划的惟妙维肖,从不同的角度将马的动与静表现得淋漓尽致栩栩如生。这三匹青铜马造型完美,刻画细腻,风格写实,反映了赵国造型艺术的精湛。这三匹具有完全写实风格蒙古马的出土是我国同时期考古的首次发现。与近年在湖北九连墩楚墓考古中出土的青铜马相比,其艺术风格则表现了更加明显的写实性,代表了这个时期青铜马造型艺术的最高成就。这三匹青铜马经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均为国家一级文物【2
    透雕夔龙纹金牌饰(图二),长方形,纵4厘米,横7.2厘米,厚0.3厘米,重约80克。采用金铜合金铸造而成,经测定含金量为40%。牌面框内为透雕镂空、相向对称的夔龙造型图案,龙与边框间饰以卷云纹,两夔龙均伏体昂首张吻,作欲腾空而起状,似云龙在天,活灵活现。背面两侧置带形穿鼻,便于与织物或革带缝缀联结。其上侧边框上隐约可见一行浅刻的笔划,字体细小,疑为先秦铭文,内容待考。牌饰花纹生动活泼,整体制作精美。《淮南子主术训》说:“赵武灵王贝带,……而朝”,高诱注次条曰:“赵武灵王出春秋后,以大贝饰带,胡服”,“贝带”是我国古代文献中对胡式带具的称谓。《战国策赵策》载:“(赵武灵王)赐周绍胡服衣冠,贝带,黄金师比。”颜师古注曰:“……胡带之钩也,……亦曰师比”,这件具有浓郁草原风格的鄂尔多斯牌饰的出土为研究“胡服骑射”之“胡服”改革提供了极为有力的证据。经河北省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是先秦服饰金器之精品,具有特别的历史、艺术价值,为国家一级文物【3。此牌饰形式,是考古学上典型的北方草原鄂尔多斯式造型,而其主体形象又是中原华夏民族传统中常见的龙的图案,这分明是赵文化二重性特点的具体体现,是中华民族融合的产物。
   青铜铺首(图三)长16.9厘米,高8.1厘米,重约1135克。铺首正面呈兽面状,以兽面鼻梁中线为对称轴。上端两侧为内外卷曲变形角饰。中部双目突出,眉弓突起,眉为两细线勾勒而成,变形双耳与双目平行,置于两侧。吻部前突,下有残断痕迹。整个兽面采用立体浮雕手法铸造而成,面目狰狞,栩栩如生,具有独特的地域和时代风格。背面有三长方体榫状结构,便于与器物连结。此铺首经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均为国家二级文物【4
   赵王陵二号陵被盗出土葬玉(图四)多达200余片,有钻孔玉片、玉圭和圆形玉片三种。它们的玉色青灰,质地优良,均经精细加工抛光。带孔玉片多为长方形,边角处钻有细小的圆孔,有抹棱、抹角特征,边棱及叠压处各角均打磨光滑,正面精细磨光,具有一定光泽。河北省文物鉴定委员会认为这些玉片为“玉衣片,与汉代玉匣(柙)即葬服玉衣之用玉相同,属古文献记载的“含珠鳞施”之葬玉,为国家一级文物”【5。近来,有关学者进一步提出了这些玉片为赵王随葬的玉铠甲片的观点,笔者也比较赞同这一观点【6。玉圭尺寸略有出入,高8厘米左右,宽2.5--2.9厘米,厚0.4--0.5厘米一圆形玉片,形如棋子,直径3.6--3.9厘米,厚0.5--0.9厘米,其中的一枚中心处钻有小孔,其他圆形玉片两面均有钻痕。玉圭和圆形玉片均属赵王葬玉,经鉴定为国家三级文物【7
   赵王陵二号陵的主人是谁至今不得而知,地方志书的记载也不详实,当地民间也无明确的传说见闻,有些传闻离奇失谱不足为信。有专家认为赵王陵二号陵的墓主人极有可能是武灵王、惠文王、孝成王中的一位[8]。无论赵王陵二号陵的主人是武灵王、惠文王、孝成王的哪一位君王,他们所执政的时代正是赵国实行胡服骑射时期,这一时期赵国军事实力强盛,攻中山,攘诸胡,拓疆进取,达到了强兵固国的目的。这批文物的出土为研究赵国的“胡服骑射”提供了有力的历史见证。
   《史记·赵世家》记载,赵肃侯十五年(公元前335年)“起寿陵”。当时,肃侯去世后,“秦、楚、燕、齐、魏等国出师各万人来会葬”。虽然赵王陵二号陵不一定是肃侯的寿陵,但它也可以从一个侧面说明,赵王陵在我国古代帝王陵寝的重要地位。
 
 
原载《文物世界》2008年第6期
上一条:社区博物馆与社区文化 作者:高峰
下一条:磁州窑与耀州窑在瓷器装饰上的相互影响 作者:马小青
 
关闭窗口】 ↑回到顶部 
 
返回顶部 | 博物馆简介 | 最新动态 | 下载中心 | 留言中心
Copyright © www.hdmuseum.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0021346号  
地址:河北省邯郸市中华北大街45号  电话:0310-3012739
邮编:056002   技术支持:晨光网络  您是第 2035471 位访客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0860号


扫描微信二维码,关注我们。获得最新的展览资讯